7.0

2022-08-30发布:

【陈宝莲和翁虹的死刑直播】

精彩内容:



            陳寶蓮和翁虹的死刑直播



             [鳳凰衛視生活台]

  鳳凰台:「這裏是鳳凰衛視生活台,今晚的嘉賓是陳寶蓮小姐,陳小姐,我台的另外一個頻道也正在同時向翁虹小姐作采訪,今晚,你們二位將被執行死刑,請問,你是否已經得到了這個消息?」

  陳:「是的,今天的早些時候,我得到了確認函,雖然叁天前我的經理人就通知了我,但當時並沒有立刻確定下來。」

  鳳凰台:「您能詳細的給觀衆介紹一下事情的經過嗎?」

  陳:「好的,幾年前,我和翁小姐同時和嘉和電影公司簽署了一份限薪的合約,合約規定,一旦我們的薪水超過一定的限額,就會采取電影行業的一條特別法律,即判處我們死刑。」

  鳳凰台:「原來是這樣,我台還保留有你當時簽約時的錄象資料,讓我們來共同回顧一下。」

  陳:「是的,我當時接受過吳小莉的采訪,那真是讓人難忘的一天,喔,看,我當時的披肩長發,多飄逸呀。」

  鳳凰台:「你那時的笑容也很燦爛,不過現在,你對當時的簽約行爲感到後悔了嗎?」

  陳:「當然不會,我認爲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維護法律的尊嚴。」

  鳳凰台:「後來事情又是如何發展的呢?」

  陳:「你指的是……?」

  鳳凰台:「你的經理人沒有及時通知你的收入狀況嗎?」

  陳:「他是有些糊塗,但也不能全怪他,我忘了告訴他我簽的這個合約的細節,可能翁虹小姐也犯了和我同樣的錯吧。」

  鳳凰台:「這幺說,是粗心導致了現在這個結果?」

  陳:「也許是,也許不是,這個問題不太講得清楚。」

  鳳凰台:「那幺現在還有改變合約的可能嗎?」

  陳:「有是有,但我覺得沒有必要去改變什幺。」

  鳳凰台:「現在的情況如何?」

  陳:「采訪結束後,我會被直接帶到刑前准備室,我希望在那裏能夠提前見到劊子手,因爲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他,然後是換衣服,我得到許可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受刑,作爲演員,我希望一切完美無缺。」

  鳳凰台:「你的服裝已經選好了嗎?」

  陳:「是的,他們說,只要衣服的領子擋不住脖子,任何衣服都可以穿,所以我選了一件紅綠黃色環形條紋的背心,牛仔褲和黑色長筒襪。」

  鳳凰台:「聽起來很不錯。」

  陳:「別忘了我的那對鑽石耳環,今晚我要戴上它。」

  鳳凰台:「是在35屆金馬獎頒獎晚會上戴的那對耳環嗎?」

  陳:「是的。」

  鳳凰台:「你剛才提到他們不讓穿擋住脖子的衣服,這應該是一個暗示,你認爲他們會如何處決你呢?」

  陳:「哈,是的,叁天前,我剛得到通知時,他們告訴我可能是釘在十字架上燒死,或者是斬首,當然,現在我的律師已經正式通知我,他們選擇斬首的方式處決我。」

  鳳凰台:「你認爲他們是用劍還是斧頭,或者其他的什幺?」

  陳:「我想會用斧頭吧。」

  鳳凰台:「就象這個嗎?」(電視屏幕上出現了一把利斧,靠在一個粘滿了黑色血汙的木樁旁)

  陳:「應該差不多。」

  鳳凰台:「一看到它,就會給人們帶來無限的遐想。」

  陳:「希望是這樣,畢竟,象這次這樣能現場直播的機會太少了。」

  鳳凰台:「是的,說到電視台,翁虹小姐正在我台的MTV頻道作直播,請導播將鏡頭轉到MTV頻道,一起來看一下。」

  陳:「好的。」

             [鳳凰衛視MTV台]

  MTV:「翁小姐,你好,我台正在做現場直播,向各位觀衆宣讀你和陳寶蓮小姐的死刑判決書」

  翁:「什幺?我有點不太明白你的話。」

  MTV:「你還記得嗎,幾年前你簽過一個合同,限制你的演出收入。」
  翁:「是有這幺回事。」

  MTV:「我很遺憾的通知您,您已經違約了。」

  翁虹:「啊!原來是這樣,那會怎幺樣呢?」

  MTV:「采訪結束後,你會被帶到刑前准備室,你有選擇一套受刑衣服的機會,然後會被處決。」

  翁:「天哪,原來一切你們都安排好了。」

  MTV:「你知道處決的方式嗎?按照慣例,是燒死在十字架上,或是斬首」
  翁:「……」

  MTV:「實際上陳小姐的律師已經爲你們安排好了,是斬首。」

  翁:「太酷了,他們是用劍,斧頭還是斷頭台?」

  MTV:「我也不太清楚,你喜歡什幺方式?」

  翁:「說不上,不過聽起來好象都不錯。」

  MTV:「據我台剛剛得到的消息,這次行刑是用斧頭,你的感覺如何?」
  翁:「太棒了,我喜歡這個選擇。」

  MTV:「確實不錯,我台目前保存有兩段斬首的記錄片,讓我們來欣賞一下,第一部是台灣的舒淇女士。」

  翁:「她好象很享受的樣子。」

  MTV:「第二部是香港的蕭亞軒小姐。」

  翁:「我還以爲在香港,大家都用斷頭台呢。」

  MTV:「我想在這種國際大都市,各種方法都是許可的。」

  翁:「看,她的眼睛一直無法從斧頭上移開,真是一把鋒利的斧子,我現在開始有些激動了。」

  MTV:「我也一樣,因爲馬上我們就要直播這次行刑了。」

  翁:「希望你們能拍出讓觀衆滿意的記錄片。」

   MTV:「我們會努力的,非常感謝翁小姐參加今晚的節目,法警已經到達了直播室外,正等著將您帶走。」

  翁:「最好還是不要讓他們等下去了,祝你好運,希望大家一會兒能看到精彩絕倫的斬首。」

             [鳳凰衛視生活台]

  鳳凰台:「陳小姐,看上去,翁小姐的表現不錯。」

  陳:「是的,我們都在期盼著,現在總算就要實現了……」

  鳳凰台:「對不起,打斷一下,我得到消息,法警已經等在門外了。」
  陳:「好的,非常高興能與你聊天。」

              [刑前准備室]

  監斬官:「女士們,晚上好,歡迎你們來到刑前准備室,在這裏,我們將共同度過短暫的時光,我將確保爲兩位做好服務工作。陳小姐,聽說你想見劊子手,是嗎?」

  陳:「是的,如果可以的話。」

  監斬官:「當然可以,你跟著法警走,他們會陪你過去。」

  翁虹:「對不起,請問照片上的女孩是誰?我想我應該見過她。」(在准備室外的海報欄前,翁虹看著一張海報上的模特)

  監斬官:「她是林憶蓮,台灣歌手,這張照片是昨天她被斬首前幾秒鍾拍的,左邊站著的是法警,左邊的就是劊子手。」

  翁:「他們對她做了些什幺?」

  監斬官:「我想是在斷頭台上執行的,最近斬首的人太多,我有些記不清了。不過,我想你也認識旁邊那張海報上的明星吧,她是葉玉卿,好象也是被送上了斷頭台」

  翁:「既然剛剛處死的兩位都用斷頭台,爲什幺我和陳寶蓮要用斧頭斬首呢。」
  監斬官:「別擔心你漂亮的小腦袋,看看這張海報。」(他指著一張巨大的海報,一個漂亮的女孩將脖子放在木樁上,露出雪白的脖頸)

  監斬官:「這也是昨天拍的,一個志願者幫助訓練我們的劊子手,每天,都有很多這樣的志願者,我們的劊子手的職業素質是最高的。」

  監斬官:「再看這一張,這是朱茵,她特地要求我們要用木樁。爲此,我們特地制作了一個新的。」

  監斬官:「去年元旦,作爲慶祝晚會的高潮,她在15萬市民前被斬首,斬首後的斧子和木樁被當場拍賣,用于慈善事業。」

  翁:「我看過報道,很可惜,當時我正忙著拍片,不在現場。」

  監斬官:「是有點可惜,不過,現在我們該回到准備室了。」

              [行刑訓練區]

  陳:「嘿,你好,我是陳寶蓮,聽說你是今晚的劊子手。」

  劊子手:「是的,小姐,很願意爲您效勞,今晚,我會砍掉你們兩個人的頭,我已經爲此訓練了很長時間了。」

  陳:「看得出來,嘔,看看你的胳膊,可真強壯呀。」

  劊子手:「這就是我天天揮舞斧頭的結果。」

  陳:「斧子很重吧?」

  劊子手:「相當的重,所以一天砍兩個頭的話可以算是重體力勞動。」
  陳:「雖然這幺說,可是也很值得呀。」

  劊子手:「那當然喽,你們都是大美人,當我得知受害者是你們兩個時,真是太激動了,要知道,我最喜歡你演的燈草和尚……」

  陳:「……我聽說你的技術最好,畢竟我的脖子很細。」

  法警:「對不起,陳小姐,該回去做刑前准備了。」

  陳:「好,我現在回去換衣服了,一會見。」

  劊子手:「一會兒見,祝你好運。」

  陳:「也祝你好運。」

               [行刑前]

  翁虹聽到有人在敲准備室的門。

  「什幺事?」

  「時間到了。」

  當門打開時,翁虹從床上站了起來。

  法警:「你真漂亮,翁小姐,劊子手今晚會有一個美麗動人的靶子。」看到她穿了一件貼身的真絲短裙,法警忍不住恭維。

  翁:「謝謝,我還要套上一件風衣,希望這身打扮能夠讓媒體滿意。」她露出迷人的微笑。

  法警:「還有風衣?」

  翁:「是的,…不過別擔心,當我跪在木樁前的時候,我會提前脫掉的。」
  法警:「那就好。」

  翁:「陳小姐准備好了嗎?」

  法警:「她已經等在外邊了。」

  翁:「那我們快走吧。」

                [刑台]

  當被帶出屋子的時候,翁虹看到了前面高高搭起的刑台,上面擺放著兩把一模一樣的雪亮的斧頭和兩個一模一樣的木樁。斧子斜靠著木樁,發出陰森的寒光,法警架住她的雙臂,將她拖上了刑台,上面,陳寶蓮已經和劊子手等在那裏。
  劊子手:「你們誰先來?」

  兩個女孩互相看了看。

  翁虹:「我先。」

  劊子手:「好。」他拎起了斧子。

  兩個女孩向對方走過去,翁虹的嗓音中帶著哭腔:「我先走一步了,你保重。」
  她吻了一下陳寶蓮的臉:「太不可思議了,做夢我也想不到我們會在刑場上走完一生。」

  陳寶蓮:「這是我盼望已久的。」

  劊子手打斷了她們:「對不起,女士們,這是現場直播,我們必須按照時間表行事。」

  翁:「對不起,請吧。」

  翁虹走到一個木樁前,脫掉了風衣,一看到她在短裙下玲珑有致的身材,觀衆和記者們的聲音一下子變小了。劊子手將她的雙腕綁在身後,用膝蓋向她的腿彎一點,翁虹自然的跪了下去,一個柳條編的筐子被放在木樁前,裏面鋪了一層厚厚的幹草。翁虹扭頭看了看劊子手,他做了一個手勢,指著木樁,翁虹明白了,向前 將脖子放在木樁上,劊子手站在她的右邊,輕輕的將她的秀發挽到頭後,然後高高舉起斧子,瞄准了翁虹光潔的脖頸,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全身顫抖,臉色蒼白,在漫長而又短暫的幾秒鍾後,一股風聲掠過她的耳邊,帶著一聲巨響跺在砧板上,她美麗的頭顱向前飛去,准確的落在籃子裏。脖子裏噴出一股鮮紅的血霧,好象要迷住觀衆們的眼睛。

  劊子手放下斧子,走到另一個木樁前,陳寶蓮早已經站在那裏。

  她輕輕的將背心從頭上脫下來,裏面什幺都沒穿,兩只雪白的玉乳騰的彈開來,第一次親眼見到朝思暮想的乳房,時間好象一下子凝固了,所有人再也發不出一絲聲音,全場的目光全部集中到那兩個粉紅色的小櫻桃上,連電視台的記者也忘了說話,電視中寂靜一片。

  陳寶蓮並沒有停下來,她的雙手又將牛仔褲慢慢褪下來,然後用拇指輕輕勾住黑色蕾絲內褲的帶子,豐臀輕扭,將內褲一點點褪下來,渾圓的兩半屁股對著觀衆,又猛的轉過身來,修剪得體的陰毛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現場猛的炸了,大家發出狂燥的叫好聲。

  這一切都是她的代理人安排的,事先,根本大家都沒有想到這個現場秀會是裸體執行的,所以全沒有思想准備,陳寶蓮,作爲一個叁級片豔星,活著的時候把她的一切都無私的獻給了男人,就是死。也要爲男人而死。她要拍一部叁級片的絕唱。

  她自己跪下來,仰頭望著前面要奪去她生命的人:「我代翁小姐謝謝你。」她溫柔的雙手按在他高高頂起的褲子上,掏出肉棒,吞進喉嚨裏,慢慢套弄起來,劊子手抓住她的秀發,緊緊按住,腿好象不聽使喚的要軟下來,最後,他爆發在她的嘴裏,將白漿射進她的口中。

  陳寶蓮一邊大口的吞咽,一邊幸福的呻吟著,將大肉棒舔的幹幹淨淨,才松開雙唇,輕輕的說:「殺了我吧。」

  劊子手看著這個跪在腳邊的女人,兩只鑽石耳環發出璀璨的光芒。

  他的大手輕撫著她光滑的臉龐,她迷醉的吻著他的腿,聲音不清的乞求著:「殺了我吧。」

  他遞給她一條長長的緞帶:「你要先把頭發紮起來,這樣,我才能看到你的脖子。」

  陳寶蓮接過緞帶,點點頭,將頭發紮在頭頂。

  劊子手欣賞著自己這個獵物的細長脖頸,將她的雙手緊緊綁在身後,然後給了陳寶蓮一個眼神,沒有讓他失望,陳寶蓮立刻明白了,她發現自己離木樁還有一段距離,就向前跪行了幾步,將頭慢慢貼在木樁上面。玉乳下垂,臀部高聳,將一叢黑毛包繞的粉紅色肉縫奉獻給大家。

  當劊子手站在她的右邊時,她的嘴裏還在回味著精液的味道,她很清楚,他已經舉起了斧子,恰好在她的脖子上方,她望在前面的柳條筐,感到自己兩腿一熱,大量的淫水流了下來,她的高潮爆發了。亮亮的液體順著大腿的內側流下來,不過,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細節,所有的目光都隨著斧子劃出的那道銀光落到她的脖子上,她的頭幹淨利落的飛進了柳條筐,一道急速的血液從脖頸中噴出。同時,她失禁了,一束亮亮的尿液也從撅起的黑毛叢中高高的射向了天空,淡淡的臊味和血腥味在空氣中彌漫開來。

  「好,各位觀衆,今天的斬首就直播到這裏,之後我們會進行斧子和木樁的拍賣,經過陳寶蓮代理人的同意,她的頭顱和屍體也將參加今天的拍賣會,拍賣所得將用于研制將女屍作爲城市雕塑的長期保存方法,希望各位投標人能得到自己滿意的貨品;謝謝觀看,下期節目再見。」

  (後記,驚聞陳寶蓮自殺,回味燈草和尚,已成絕唱,唏噓之余,特做此文以示紀念,願陳寶蓮在天之靈能夠安息。本文框架結構來源于一國外非收費網站,經作者再創作,如有雷同,敬請諒解。2002年8月4日于深圳)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mlcf1995 于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