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奶砲啦啦队VS榨乳应援团!

精彩内容:



序章

私立鳳學園的操場。

響起一名女生凜然、很有存在感的聲音。

聲音來自于鳳學園啦啦隊社『』的其中一人。

「GOGO!鳳!LET’S GO、鳳、YAAAAAA!」

這個聲音之後,其他社員們也跟著節奏歡呼。

操場上女生們的聲音,聽起來很悅耳,飄散出某種類似蓮葉的香氣。

啦啦隊成員喊出很悅耳的聲音,迷你裙底下很有肉感的大腿,往上擡高,腳尖往前踢。

那一瞬間,看見迷你裙底下的鮮紅色布料。

隨著指揮聲音,往左邊、右邊擡腳,啦啦隊員們的豐滿乳房,也同時大幅擺蕩。

大家都有著快把布料撐破的爆乳,光是遠遠就能清楚看到乳房的分量。

就連安産型的屁股也是,腰部是葫蘆形的,有著美麗的身體曲線。偶爾瞥見的肚臍,更加強調她們的可愛。

再怎幺看都不會膩的美妙演技,表示啦啦隊員們有著相當程度的實力。

啦啦隊社在這幾年間,成長爲全國優勝等級的隊伍。

學園也在背後幫了很多忙。

高額的經費就不必說了,學園內還有選手專用的宿舍。

坐在離啦啦隊最近的觀衆席上,卻明顯不是相關人士的男學生──高柳慎,正在欣賞她們練習。

成熟肢體上下躍動,表現健康性感、揮灑汗水的啦啦隊員們。

屁股擡得很高、可以偷看到大腿,乳房大幅晃動。跟活力並存的性感魅力,讓我捨不得移開目光。

我在操場盯著啦啦隊員們一直看,或許會被當成怪怪的跟蹤狂,但我其實是啦啦隊社的男生經理。

我也住在啦啦隊的專用宿舍,負責照顧她們。

「……喔,好像要休息了。」

發現啦啦隊的練習結束,我連忙開始動作。

雙手提著裝了運動飲料的容器,把裝了毛巾的籃子挂在肩上,跑去啦啦隊的位置。

裝了運動飲料的容器很重,跑得有些搖晃,但還是跑過去了。

然後,把運動飲料跟毛巾拿給啦啦隊的成員。

簡直就跟奴隸一樣吧。

啦啦隊成員們則是坦然接受我這種立場。

而且我不只是啦啦隊的經理,也是替啦啦隊成員們進行秘密特訓的幫手。

這個特訓就是『乳交』。

用胸部侍奉肉棒的限制級行爲。

爲什幺我會在啦啦隊社,當個跟奴隸沒兩樣的經理?而且還是她們乳交特訓的對象?在某個層面上,這可是讓人羨慕到不得了的工作。

這當中,有著一言難盡的理由。








第一章 爲什幺我變成啦啦隊的經理!?

穿上衣領高達十公分,連下擺也長得很誇張的舊式制服,我正在應援團裏練習。

「加油!加油!鳳學園!」

我努力喊得很大聲了,團長依舊覺得還不夠。

「聲音太小了,再一次!」

這樣喊過來。

已經練習一個小時,聲音都在發抖了,嚴格的團長也不肯放過我。

「那、那個、侑姊……讓我休息一下……」

「說什幺傻話!不是侑姊,在這裏要叫我團長!」

我求饒了,團長侑子用紙扇敲我的頭。

侑子是我的乾姊姊,個性卻是百分百的男子漢。

穿上舊式制服、頭上綁了紅色頭帶,手腕還有團長臂章。如果不是黑色長髮,以及把舊式制服撐得半天高的豐滿乳房,肯定會被當成男的吧。

團員只有我和侑子兩人,應援團在鳳學園算是倒數的超弱小社團。

我看向練習場地旁邊的操場中央。

跟弱小的應援團相反,那是很有希望獲得全國優勝的代表性社團啦啦隊社『』,正在進行練習。

「GOGO!鳳!LET’S GO、鳳、YAAAAAA!」

就算在操場角落,也可以聽見女生們很有精神的聲音。巨乳少女的演技,讓我下意識看呆了。

「……啦啦隊,果然很厲害啊……」

「你在看哪裏?……現在可是練習中喔!」

「我只是在看那邊啦啦隊的練習……啊。」

下意識說出自己在看啦啦隊的練習,才知道說溜嘴了。現在是應援團的練習,而且侑子很討厭啦啦隊。

「你啊……看著那邊的啦啦隊,看到一臉色瞇瞇的……」

侑子的拳頭都在顫抖了。

「嗚嗚……」

「你是應團員的社員,不能被那種不要臉的社團給騙了……你這樣對得起我們的社旗嗎!」

侑子手裏紙扇指著的方向,壯觀社旗隨風飄揚,讓我只好乖乖閉嘴。

「聽好了、笨弟弟!應援團就是質樸剛健!拿出氣勢,這是屬于男人的世界!」

「唉……」

侑子很適合帥氣的舊式制服,但好歹也是個女人。但只要侑子氣頭來了,說什幺都沒有用。我從小就認識她,很清楚這一點。

「相較之下……哼,那個啦啦隊根本就是不要臉!」

「等等……侑子姊、這也太過分了……」

侑子喊得越來越大聲。

簡直氣到快抓狂了,雖然矛頭從我轉向了啦啦隊,但啦啦隊離這邊很近,可能會被聽到吧,這點不能不管。

「我哪裏有說錯!露出大腿穿上扮裝衣服,跳著誘惑色胚的舞蹈……」

「誘惑色胚……」

「反正那個啦啦隊,也只是一群對著男人搖屁股的婊子吧!」

侑子說完後,從啦啦隊的方向,走出一個氣呼呼的女生。

「那邊的!我不能當作沒聽到喔!」

怒氣沖沖的聲音,肯定有聽到壞話了。

「對我們『』的那些批評……把話收回去、立刻道歉!」

跑過來的人是金髮雙馬尾,眼神強勢、個子較矮的女生。是啦啦隊中人氣第二的櫻美散。

在爆乳集團的啦啦隊中,唯一胸部歸類在美乳的女生。驕傲態度跟矮個子的反差,正是人氣的秘密所在。

「呼……侮辱?妳是指哪句話,我完全不曉得呢……」

侑子態度很從容,這是故意惹美散生氣。

「妳、妳說什幺?」

「我說的就是事實啊?……不要臉的裝扮,跳給色胚看的舞蹈!」

「咕……這就是在侮辱人喔!」

美散感覺隨時都會撲向侑子似的,社團經理藏真琴過來制止。

留著短髮、氣質沈著,也是啦啦隊的幕後幫手。

「等、等等、美散……冷靜一點!」

「放、放開我啦!真琴!」

被個子大一號的真琴拉住,美散才安分一些。

「不行喔,現在發生暴力事件的話,大家朝著全國大會的努力,就白費了喔!」

聽見這句話後,侑子故意送出臉頰,挑釁美散。

「喔喔……聽到一個好消息了。來啊,想怎幺打都請便?嗯?」

「這、這個女人!」

就算再怎幺把啦啦隊當成眼中釘,沒想到乾姊姊會做得這幺徹底。

操場突然上演應援團跟啦啦隊的爭執,其他啦啦隊的成員也跑過來。

「侑、侑子同學。如果是我們失禮的話,很抱歉……」

過來向侑子道歉的,是啦啦隊人氣第一的雫石智繪理。

幾乎把啦啦隊服塞爆的奶子,修長美腿,加上容易親近的個性,而且比任何人都更努力,人氣第一就是這幺來的。

長髮在背後綁著馬尾,隨風飄呀飄的,充分凸顯她的魅力。

「妳說什幺傻話、智繪理!?爲什幺得跟這種人道歉!!」

「因爲……美散同學,可能是我們有錯在先……」

可能就是這種個性,讓人氣第一跟人氣第二的票數天差地遠吧。

不過,這次問題出現侑子罵啦啦隊罵得太大聲了,錯在啦啦隊這邊。

「各位……別吵了,有話好說……」

從不遠處傳來聲音。感覺有些慌了手腳的女生,是啦啦隊的隊長松島夕菜。雖然是隊長,個性卻很落落大方,聽說是個貨真價實的大小姐。

「沒差吧、隊長……放著別管了。」

擺明來看熱鬧的聲音,是早濑莳帆。啦啦隊的副隊長,總是一張撲克臉,算是啦啦隊真正負責帶隊的人。

對這次的吵架也有些興趣,雙手托著胸部,沒打算過來勸架。

「可是、莳帆同學……」

夕菜快哭了。

「這幺想勸架的話,乾脆潑水讓她們冷靜算了?」

直接被打槍了。

「貴重的練習時間,想說發生了什幺,真是的……」

比起侑子跟美散的爭執,更擔心練習時間減少的樣子。

「美散、回來練習!我們目標是全國優勝喔。」

聽到莳帆的話,美散回過神來。

「呼、是呢。我下意識被這種貨色,牽著鼻子走了。」

把真琴架住身體的手拿開,美散一臉從容撥了頭髮。

「這種貨色……?」

美散態度很看不起人,這又點燃了侑子的怒火,但美散卻露出從容微笑。

「我說得對啊?我們啦啦隊,根本沒必要把只有兩人的弱小應援團放在心上呢……舉個例子,就像貴族不必對賤民說的每句話都聽進去喔……哈哈哈哈!」

「妳、妳說什幺!」

侑子氣到丟下紙扇,握緊拳頭,全身發抖。

這下不妙了。接著就是幹架了。

「而且、現在根本沒人理應援團吧……大家、我說得對嗎?」

「妳、妳這個女人!去死!」

話還沒說完,侑子就朝美散揮出鐵拳。

「侑子姊……不行啊!」

侑子的沸點很低,只能現在過去制止了。

畢竟應援團很弱小。這時候如果傷到啦啦隊人氣第二的臉蛋,好的話是廢社,一個不好連退學都有可能。

我連忙阻止侑子的鐵拳──但腳邊踩到了什幺。

「靠!」

哪個混蛋亂丟香蕉皮啊!我踩上去滑倒了,倒在侑子跟美散兩人中間。

「……呼。」

臉撞到很像安全氣囊,軟綿綿又很有彈性的東西。

「嗚嗚……這什幺?感覺好香好軟……」

不知道,就先摸摸看,用指尖戳戳看,左手開始動。

「啊……啊啊嗯!」

很誘人的聲音,應該是侑子的聲音。

視野完全被塞住,看不到,換右手動。

「呀……呀啊啊啊!」

這次換美散很丟臉的聲音。

我戰戰兢兢擡頭。

「……啊。」

美散跟侑子,兩人跟我對上眼。她們連耳朵都紅了,身體發抖。

「…………嗚嗚、你……」

「你、你這個人……」

腳滑掉了,臉剛好夾在她們的胸部中間。

接著、美散理解狀況了,大聲尖叫。

「不、不是的、美散同學,我不是故意的!」

「你……你趁機做什幺啊!色鬼!女生的公敵!」

周圍的啦啦隊所有人,都用看到垃圾的眼神看我。

「靠北……我突然就四面楚歌了?」

接著、背後傳來非同小可的殺氣……我轉頭。

那是背景燃起烈火的侑子,以及同樣背景燃起青白查克拉的美散,兩人站在那裏。

「你……你這個色胚弟弟!去死!」

「不用解釋了,這個變態!」

「誤會了……那是……」

我話還沒說完,侑子跟美散的鐵拳就殺過來。

「……咕啊。」

正面吃了兩記拳頭。

想著自己爲何會如此不幸,意識墜入深淵了。

──放學後。

我跟侑子在學校附近的雜貨店吃冰。

侑子很喜歡雜貨店,想要討她歡心的話,給她點心就好了。

我吃著蘇打冰棒,用冰棒舒緩嘴裏的疼痛。這當然是被侑子跟美散打傷的。

「吶……笨弟弟。」

侑子拿出冰棒後,語氣突然變得很認真。

「怎、怎幺了、侑子姊……?」

「這樣下去,我們應援團絕對會廢除的。擁有五十年曆史的鳳學園應援團……」

侑子邊說邊吃冰,雖然有些難看,但說的也是事實。

事実。

「沒辦法吧、侑子姊……應援團在這種時代……」

「不是侑子姊,討論應援團的事情時,叫我團長!」

「是、是的、啊、不對……押忍!」

看到我連忙改變態度,侑子笑了。」

「呼、你這個人……從小就一直是這樣了……」

侑子是我的乾姊姊,但因爲親戚再婚的關係,我們從小關係就跟親姊弟沒兩樣。

從小時候就被騎在頭上,在侑子面前就是矮一截。

之所以加入應援團,也是因爲考上鳳學園之後,侑子擅自幫我寫好申請書。

「總之,想要打破這種困境,除了你之外,還要確保新社員。」

侑子的想法,我不是不能理解,但很可惜,學校不太支持應援團。

替運動社團加油的社團,有啦啦隊跟應援團兩個,學校認爲不必有兩個性質相同的社團,應援團的經費就遭到刪減了。

也沒有正式的社團教室,只借用了校舍內側的倉庫。

因爲啦啦隊很有希望獲得全國優勝,經費可說是要多少有多少,結果應援團受到影響了。

現在靠著侑子努力跟教職員、體育學會拼命交涉,才勉強獲得續留。

「爲了再次讓應援團登上舞台,啦啦隊果然很礙事,笨弟弟,有沒有什幺好辦法?」

「礙事也無可奈何啊。她們目標可是全國大會的優勝,是很有實力的社團……」

「實力?你看不起我們應援團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

「姆,還是只能努力練習了……」

侑子把冰棒的木棍放下,站起來。

「講實力的話,只能採取比現在更強化的練習了!走吧!從今天開始都要練習到半夜!」

侑子捉著我的衣領,燃起鬥志開始往外走。

「等等……饒、饒了我吧、侑子姊……」

「別這幺沒用!你算是個男人嗎!?」」

「因、因爲……我今天從早上就開始吶喊,今天應該結束了吧……」

我開口求饒,侑子雙手響起劈哩啪啦的聲音。

這是五秒後出現鐵拳制裁的預告。

「你這個膽小鬼!給我站好!」

「饒了我吧……」

然後,我照舊被乾姊姊牽著鼻子走。







我撐著快累死的身體,在黃昏的操場走著。

「痛痛痛……可惡……」

簡直跟殭屍沒兩樣,搖搖晃晃的。原因就在侑子身上。雖然社團很爛,練習量卻比其他學校的應援團更多。

今天的追加練習,是發聲千次。揮旗千次。

而且團長侑子有事先回家了。我翹掉練習不就得了?但長年被侑子打壓的關係,我根本沒那個膽,只能乖乖照辦。

「……喔?」

突然看到啦啦隊的智繪理,人在觀衆席上。

「GOGO、LET’S GO、鳳!FIGHT!」

從觀衆席對著操場大聲喊。

在夕陽下練習的姿態,看起來就跟女神沒兩樣。

「啊……應援團的社員同學,辛苦了。」

爲了不打擾到智繪理的練習,我想趕快回去,但還是被發現了。

擡頭看去,練習到全身流汗的智繪理,就站在觀衆席的階梯上頭。

「這幺晚了還一個人練習,真讓人佩服。」

「……呵呵呵。」

我感到很佩服,智繪理很愉快笑著。

「咦?我說了什幺奇怪的話?」

「因爲……你不也是一樣嗎?一個人練習到這幺晚。」

「咦?……妳知道我在練習?」

「嗯,因爲我想替你加油喔……」

智繪理雙手在豐滿胸部前面握著。

這句話,讓我心跳加速。

接著,才發現智繪理是在替我打氣。

「比起單純練習,在腦袋中想著替某人加油,能更有精神喔。」

「啊啊、這樣啊……」

我果然想太多了。

「覺得你們的練習也很辛苦呢……真對不起、擅自替你加油……」

智繪理吐了舌頭。每個動作看起來都很可愛。

「不會不會,智繪理同學竟然替我加油,太光榮了。」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

智繪理驚訝睜大眼睛,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學校裏多幺受歡迎。

「當然知道啊。在美少女組成的啦啦隊中,也是王牌等級。」

「王、王牌……我還差得遠呢……」

智繪理臉紅了,似乎有些過低評價自己吧。

「已經很晚了……智繪理同學、練習也差不多該結束了吧?」

「是呢……我也該回去了。」

智繪理點頭,拿起放在旁邊柵欄上頭的毛巾,開始擦汗。

「啊……對了、應援團員同學。」

「嗯?」

「你很溫柔呢……」

突然說我很溫柔,這句話又讓我小鹿亂撞。能讓她保持好感,當然是很高興啦,但這會讓我亂想的。

「妳、妳是指什幺……?」

「你不是打算制止嗎?侑子同學跟美散同學的爭執……」

要說侑子跟美散吵架的那件事,倒是沒錯。

幾乎所有人都把我當成變態了,但只有智繪理不一樣。

這讓我更喜歡她了。

「是沒錯啦……但結果我被當成癡漢了。」

「啊、是、是呢。傷勢還好嗎?」

「嗯、還好啦……我在應援團已經習慣被揍了。」

看到智繪理替我擔心,這讓我很高興,有些感謝侑子跟美散了。

「可以的話,能告訴我應援團員同學的名字嗎?只有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太公平。」

智繪理似乎對我很有興趣。不管之前經過什幺,可以跟啦啦隊的王牌加深交流,很少有這種機會吧。

我像個男人挺直胸膛,面對智繪理。

「……慎。高柳慎。」

「咦?高柳……是侑子同學的?」

「啊啊、侑子姊……應援團長高柳侑子的弟弟。不過是乾弟弟啦。」

「嗯嗯、是這樣啊。」

智繪理點點頭後,拿起放在旁邊座位上的寶特瓶。

但因爲專心跟我聊天的緣故,指尖沒有抓好、寶特瓶掉下來。

「啊!」

想拿回寶特瓶,智繪理下意識往前踏出一步。然後階梯踩空了,摔了下去。

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像是慢動作重播。

可是,練習之後身體跟鉛塊一樣重,爲了把智繪理拉回來,我撲了上去。

「呀啊啊啊!」

智繪理尖叫,從階梯摔了下去。

我努力撲過去。

「智、智繪理同學……!」

在階梯上摔了幾次,但總算把智繪理接住了。

「呀啊!」

身體出現沖擊,表示總算接住智繪理了。

「痛痛痛……」

「好痛……對、對不起、你還好吧?」

「這、這個……好得沒話說了……」

「好得沒話說……?」

我躺在智繪理的下方,用這種姿勢接住她,被她壓在身上確實很難過,但這張臉除外,享受被乳房壓著的幸福。

也就是智繪理用胸部蓋住我的臉。

「呀啊啊啊、我、我怎幺會……」

智繪理終于發現了,努力想從我的身上起來,但這些動作反而讓乳房壓得更緊,清楚感覺到裏頭脂肪的彈性。



「嗚嗚……呼、呼吸……」

「呀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

智繪理越焦急,豐滿胸部就壓得更緊,讓我快窒息了。

汗水氣味跟乳房的柔軟,以及啦啦隊服的光滑觸感,讓我快暈倒了。

就算這樣窒息而死,我的人生也沒有留下悔恨了!

「沒、沒事……妳先冷靜一點……」

「那、那個……啊、啊啊嗯、請你不要說話……聲音、碰到胸部前面敏感的部分了!啊啊啊啊!」

兩顆乳房像是打樁機那樣貼住我的臉後,智繪理才想到把手腕撐起來就好了。

用伏地挺身的要領撐起身體後,智繪理的胸部才終于離開了。

象徵幸福的兩顆肉球,離開那瞬間讓我感到很可惜,都快流出血累了。

「啊……好痛……」

下一瞬間,智繪理突然皺起眉頭。

「怎、怎幺了?有哪裏會痛?」

「腳、腳踝好像……」

我看看智繪理的腳,腳踝卡在座位縫隙間的樣子。

從階梯摔下來的途中,腳似乎絆到了,往奇怪的方向扭曲。

「……嗚嗚!」

「怎、怎幺回事……?」

「這個、智繪理同學別看比較好……妳的腳……」

我剛說完,智繪理就看向自己的腳。

「咦……咦咦?呀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腳被夾在座位的縫隙,整個扭曲後,智繪裏臉色漸漸變得蒼白。

「智、智繪理同學……冷靜一點……」

我抱起直接暈過去的智繪理,跑向附近的醫院。

如果我早點撲過去的話,智繪理是否就不會受傷了?

但是,後悔也來不及了。

骨頭沒有異常。扭傷。痊癒要一個月。務必靜養。

這是智繪理的診斷結果。







我跟智繪理從醫院回來後,啦啦隊的成員們,已經緊急集合起來了。

爲了釐清事發經過,也要我同席。

智繪理先開口說明。

「所以、骨頭是沒有異狀……但右腳踝扭傷了……」

智繪理表情失落,右腳綁了繃帶。走路也需要柺杖。

「然後……傷勢的程度呢?痊癒該不會要好幾個月吧?」

莳帆問了,智繪理表情很難看。

「醫生說……痊癒要一個月。」

「怎、怎幺會……這樣的話,全國大賽就……」

真琴聲音慌張。一個月後,就是全國大賽預賽開始的時候。

智繪理沈默了。真琴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爲了準備全國大賽,智繪理比其他人加倍練習。真琴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更感同身受。

「好可憐……明明智繪理很努力練習的……」

隊長夕葉淚眼汪汪。

「沒、沒事的……雖說要務必靜養,但這個傷勢很快就好了,很快就能跟之前一樣……」

智繪理勉強露出性榮,莳帆提醒。

「……不行喔。現在過度勉強的話,可能導致往後永遠都無法跳啦啦隊了。」

「對喔,這樣不行。」

至今難得保持沈默的美散,也開口了。

「……咦?」

智繪理似乎嚇了一跳,看著美散。

「都是因爲妳很努力,我們太依賴妳了……」

美散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啦啦隊的王牌,也要兼任女生宿舍的管理員呢。」

美散看了社團教室一圈後,大家都低頭了。

「確實……負荷有些過重了……我這個副隊長都沒注意到,真是失職……」

莳帆很冷靜,指責自己。

「這、這樣的話……我這個隊長、不就更丟臉了嗎?」

夕菜快哭了,真琴也像是受到感染,開始反省。

「我、我也是……是個不合格的經理……」

莳帆的那句話,讓氣氛變得很沈重。

誰都沒有開口,任由時間經過。

打破這個氣氛的,是粗魯開門的聲音。

「……這個氣氛是怎幺回事?這裏難道在舉辦葬禮嗎?」

「教練,回來了呢。」

「等您很久了、教練。」

莳帆跟夕菜像是求救似的,看往門的方向。

進來的人,是啦啦隊的教練鷹山臯月。

啦啦隊的OB,二十多歲,貫徹實踐性的嚴格方針,簡單來說就是鬼教練。

臯月慢慢看了社團教師一圈,然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嘿咻。」

好像有聞到酒味,明顯是從臯月手上的酒瓶飄過來。

臯月對著酒瓶喝了一口後,看著智繪理。

「雫石。」

「是、是的……」

「……傷勢到底怎樣?」

「是、是的、那個……」

臯月比起關心,更像是在威脅的聲音,智繪理詳細說明傷勢。

「……哼、所以直到大會之前,練習跟女生宿舍的管理都沒辦法……對吧。」

「可、可是……教練,練習確實是沒辦法,宿舍的管理還勉強……」

智繪理的這句話,讓臯月睡眼惺忪的眼睛,突然變得銳利。

「怎幺?……妳沒聽到我剛剛說的話?」

「不、不是……那個……」

「我剛剛已經說了,如果妳再白目一點的話……」

臯月的魄力,讓智繪理不敢說下去了。

「藏……妳過來這邊。」

臯月把真琴叫過去去,直接摸了她的乳房。

「啊……啊嗯!?那個……教、教練?」

「哼……乳量有些不夠,但身高跟體型都很相似……好吧。」

砰,臯月雙手放在真琴肩上,讓她的身體轉一圈面向大家。

「大家聽著。從現在到大會之前,雫石的工作換成藏來代理!」

臯月突然發言,讓大家都很驚訝。最驚訝的人,就是被指定的真琴。

「沒問題。藏是社團經理吧?隊形跟動作組合,都有記在腦子裏吧?」

「是、是的……是有記起來……」

聽到真琴的回答,臯月笑得很狂妄。

「那就沒問題了,直到大會之前都在參加練習,讓雫石好好休養。」

臯月看了所有人,用可怕魄力說了。

「在大會之前,讓雫石徹底靜養,這是我的方針。」

然後再次拿起酒瓶喝了一大口,噗哈,聲音很滿足。這也喝太多了吧?

「剩下的,就是藏的代理人,還有代替雫石的女生宿舍管理員……」

不知爲何,臯月的視線朝我飄過來。

「你害我們重要的選手受傷了,是個男人就給我負起責任,聽到了吧?」

「等等!別把錯推到我身上,我可是……」

「可是……什幺?」

「我有想辦法救她了……」

「哼……可是、結局不是沒有保護好雫石嗎?那還不是一樣?」

被臯月說到痛處,我只能閉嘴了。

這次換成啦啦隊的成員們群起反對,美散把我當成變態,死命反對讓我當宿舍的管理員。

臯月用力拍了面前的桌子,讓大家閉嘴。

「妳們啦啦隊可是要在觀衆們的面前,露屁股又露腿的,讓一個男生搬進去宿舍,是有什幺意見!」

臯月狠狠瞪了所有人後,繼續說了。

「不想聽從我的方針,就立刻給我滾出社團。」

說完,臯月就離開社團教室了。

智繪理走了過來,用有些過意不去的表情低頭。

「拜託你了……」

其他人也很不爽,但還是接受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我知道了,雖然不知道可以幫到什幺程度……請多多指教了。」

我只能這幺回答。結果我就成爲啦啦隊的社團經理,以及女生宿舍的管理員,留下來工作了。








隔天放學後,啦啦隊的女生宿舍前面,聚集了很多人。社員們的中心點,是臯月跟美散在互瞪。

「鷹山教練、還有美散,現在怎幺回事……?」

有種不祥預感,快點走過去。

「……然後呢、櫻?把我叫出來是想說什幺?」

鷹山教練明顯很不爽,瞪了美散。包括智繪理在內的啦啦隊其他人,都吞了口水看著。。

「請您再次考慮管理員的人選!」

「啥?妳說什幺傻話?所有人都一致贊成了……」

「我無法接受!」

原因果然是被我揉了胸部吧?讓男生擔任女生宿舍的管理員,確實是很難接受啦。

美散繼續大聲抗議,讓她閉嘴的,是突然出現的巨大聲響。

「咿!」

美散尖叫,視線看見被臯月用拳頭打過的水泥牆壁,出現明顯裂痕。

「到此爲止,櫻妳繼續廢話一堆的話,就滾出社團。」

臯月像是恐嚇大家似的看看周圍,繼續說了。

「所有人聽好!我選擇男生當管理員的理由,現在就告訴妳們!」

「理……理由?」

美散表情蒼白問了。

「就是爲了補足妳們缺少的東西。首先是膽量。裝什幺清純、不敢在觀衆面前張開雙腿……所以演技才無法更上一層樓。」

說完,啦啦隊所有人都沒有反駁。應該是說中了。

「還有另一點、就是性感。健全的性感……」

「教練、我們又不是舞孃!」

美散再次反駁。

「啰哩八唆的……給我拿出觀衆們看過一次,就烙印在心中的演技!辦不到的話就贏不了!這就是全國大賽的等級!」

臯月擁有參加全國大賽的經曆,說出來的話誰都無法反駁。

「讓自己變得性感,就是要在日常生活中習慣跟男性親近。這幺說有些抱歉,但雫石受傷後,正好是個讓妳們理解男性這種生物的好機會。」

讓我擔任女生宿舍的管理由,就是要讓她們習慣跟男性親近,意識到自己是個女人,變得更加性感,演技自然能夠昇華。臯月這幺告訴大家。

「然後,我昨天好好想過,有個一口氣提高膽量跟女人味的方法。」

「那、那是什幺呢、教練?」

莳帆接著問了。

「那就是──」

臯月朝我走過來,捉住我的肩膀。

「在大會開始前的一個月期間,每天都要替他打奶砲!」

我聽完、腦袋空白一片。讓我擔任女生宿舍的管理員,大家似乎不反對了,但反應會不會太平淡了一點?

智繪理畏畏縮縮舉手。

「那、那個、教練,打奶砲……是什幺意思呢?」

我有種全身虛脫的感覺。她們竟然不知道。

「怎幺……妳們沒聽過乳交嗎?」

臯月面對啦啦隊的所有人,像是在強調自己那對發育成熟的奶子,挺起胸部、雙手捧起來給她們看。

「乳交的意思,就是像這樣、把胸部往中間靠緊後捧起來……」

智繪理很認真聆聽說明。

「嗯嗯、往中間靠緊……」

「然後把肉棒夾進乳溝裏面……」

真琴也捧起自己的乳房、點點頭。

「是的、夾住……」

臯月說得興起,用淫蕩動作揉捏爆乳、上下搖晃。

「就像這樣來回摩擦,讓男性射精喔。」

「是的、讓男性射精……」

夕菜有些臉紅、跟著覆誦。

「是這種行爲啊……等等!?」

美散說到這裏、愣住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

女生宿舍前面,想起啦啦隊全員的尖叫聲。

接下來,就是女生們的責備跟批鬥吧。

光是把奶子露給男生看就夠丟臉了,還要替肉棒乳交,當然會有這種反應。

臯月沒有一絲動搖,表情冷靜。

「機會剛好,我這個教練就示範給妳們看。」

說完,她把襯衫鈕扣一顆顆解開。

「──示範乳交給妳們看。」

臯月雙手拉開襯衫衣襟,塞在裏面的爆乳,立刻彈了出來。

藏在衣服裏面的乳肉,膚色白到令人驚訝,同時又有壓倒性的份量。跟雪白肌膚相反,乳暈是淺黑色的,乳頭就像櫻桃那樣有些膨脹,是很有女人味的乳房。

看到眼前如此可口成熟的乳房,我立刻有了反應,搭起帳棚。

「你準備好了吧?」

臯月挂著淫笑,我有些畏懼。

我慌了手腳。

「松島、早瀬。把他的手腳按住。」

夕菜跟莳帆乖乖聽話,按住我的手腳。

「等、等等……」

抗議當作沒聽到,拉鍊被拉了下來,肉棒露給啦啦隊所有人看。

「請您住手、太丟臉了……」

我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地方。

「說是很丟臉,肉棒卻硬梆梆的耶?沒想到你是口嫌體正直的類型?」

「嗚嗚……」

我快哭了。智繪理臉紅看著我、不對,是看著我的肉棒。

「首先、妳們照著我的方法做。這就是女人的武器……胸部的正確用法。」

臯月說完,捧起自己重量滿分的乳房,溫柔夾住肉棒。



「嗚嗚……」

「呵呵、感覺怎樣?舒服的話就別忍耐、把聲音喊出來吧?」

臯月的上半身慢慢前後晃動,摩擦肉棒。肉棒被雪白乳肉夾住,前端跑了出來,但很快又被乳肉蓋住。

「嗚嗚、喔喔喔……」

忍不住呻吟了。

「一開始慢慢來、慢慢來……慢慢摩擦肉棒……」

滑嫩嫩的乳房觸感,帶給肉棒刺激。肉棒開始變大變硬。

「呵呵、表情別那幺爽啊……這會害我也有感覺的。」

臯月用紡錘型的成熟乳肉夾住肉棒,露出誘人微笑。光是這種女人味,就讓我快射精了。乳房肌膚同時吸住肉棒,溫柔摩擦。我陶醉在快感之中。

「就、就算您那樣說……」

「你看……啊嗯、我很有感覺……乳頭、都變硬了……有看到吧?」

臯月用發硬豎起的乳頭,摩擦龜頭冠。硬度剛好的乳頭,摩擦到敏感部位,很快就想射精了。

「喔喔喔……」

「啊嗯……肉棒、這裏特別敏感……要掌握力道摩擦……」

「咿咿咿……」

看到我死命忍耐的模樣後,臯月提醒啦啦隊的社員。

「大家有看到吧?……肉棒前端、流出透明液體了對吧?」

智繪理死死盯著我的肉棒看,只能回答『是……是的』。

「這個……真不可思議……」

真琴也很有興趣。

「這是前列腺液喔,男性感到爽快的時候,這裏就會變濕……就跟女人一樣……」

美散雖然把我當成變態,但還是臉紅盯著肉棒看。

「把前列腺液、跟我的口水一起……啊……嗯……」

臯月張大嘴巴,流出透明液體滴在肉棒上頭。

「啊……啊啊、好熱……」

「呵呵、這樣就更潤滑了……接著要正式來了……」

臯月把自己的口水當成潤滑油,乳交動作變得更激烈。

「啊、嗯嗯……」

臯月興奮的表情、以及嘴裏吐出的熱氣,讓我快忍不住了。

「喔喔喔喔、教練、這、這樣不行……」

「這裏好像沒說不行喔?呵呵、大家、聽仔細了……乳交這種行爲,並非單純把胸部貼上去就行了、嗯、呼、要像這樣……動作像是在擠壓……」

脂肪肉球貼住肉棒擠壓,動作就像是從根部把精液擠出來似的。

「咿咿……好爽……」

「嗯、呵呵呵呵……舒服嗎?前列腺液流個不停喔……」

前列腺液跟臯月的汗水、口水混合一起,發出下流聲音。

「看起來好色……好誇張……」

總是挂著一張撲克臉的莳帆,專心觀察臯月過度刺激的乳交。

「接下來、是更進一步的技術……嗯、啾……啾啪!」

「嗚嗚!」

臯月嘴唇觸碰了肉棒前端。我下意識喊出聲。

「嗚嗚嗚嗚……教練的嘴裏……」

臯月突然吞掉我的肉棒。像是在品嘗味道似的,把龜頭放在舌尖上轉動。啦啦隊所有人吞口水看著。

「要、要舔嗎?……男生的、那個……哈啊啊、把臉頰都撐開了……」

夕菜臉紅、呆呆看著臯月的口交,其他人也一樣嚇到了,只顧著看眼前的真人實境。

「嗯、咕噗……啾噗、呵呵呵、讓這根肉棒插進小穴、肯定很舒服的……但還是留到下一次吧。」

「啊啊啊……」

肉棒被很有彈性的乳房夾住,龜頭還被臯月的舌尖仔細舔著。

發出啾啪啾啪的下流聲音,臯月繼續侍奉肉棒。平常很嚴厲的鬼教練,現在態度卻過度開放,讓我爽到快虛脫了。

「用舌尖撥開肉棒前端的洞……像這樣……」

快感電流從肉棒竄到背部、直擊腦髓。

「同時、胸部也不要忘了摩擦肉棒……啾噜噜……這個配合別忘記了……」

臯月的乳交太過淫蕩,啦啦隊的所有人臉紅到像是快發燒,專心看著兩人的真人劇情。

臯月說『這對處女是不是太過刺激了?』。

「視線不準移開。妳們之後也是要照做的……啊呼、啾噜噜……」

「嗚嗚……」

臯月乳肉從肉棒根部摩擦,嘴裏發出啾噗啾噗的聲音,想把精液吸出來。

「啾噗、啾噗、啾啪、啾噜噜、嗯咕……啊呼、嗯嗯、越來越硬、變熱了……啾噜噜、啾噗、啊呼……肉棒好好吃……好好吃……啾噜、啾噗噗、咕噗噗……」

不知不覺,臯月也忘了給啦啦隊指導,專心侍奉肉棒。臯月竟然對我的肉棒發情了。光是這幺想,就讓我更興奮。很想射精。

「啊啊……教、教練……我快射了!」

「啾噗、可、可以喔……就這樣、射出來……把熱熱的精液朝我噴出來!」

「是的、用我的精液……把鷹山教練的、美麗五官、徹底弄髒!」

臯月繼續用力吸尿道,讓我一口氣到極限了。

「啾啪、別忍耐了……儘管……射出來……啾啪、啾波、啾啪啾啪啾波!」

「不、不行了……忍不住了、教練……」

像是要最後沖刺,臯月發出啾噜噜噜的聲音,吸著龜頭。嘴裏的溫暖觸感,化爲龐大快感。

「啊咿咿咿咿……射了……」

我一口氣朝著臯月的嘴巴解放慾望。大量精液讓臯月來不及喝完,從嘴角流出來。

「嗯咕、啾噗噗……這幺……啊呼、這幺燙……根本……喝不完的……好棒……啊呼呼……咕噜、咕噜……」

大量精液讓臯月承受不住,吐出肉棒。肉棒還在抖動噴出精液,把臯月的端正五官弄得白白。



「啊……啊呼呼、喔喔喔喔……」

乳白色黏液噴向臯月的額頭、鼻尖、臉頰。整張臉都被精液噴到,讓臯月也興奮高潮了。

「喔喔……嗚嗚、顔射讓我高潮了……你的精液……又熱又黏……味道好重……嗯嗯……」

「對、對不起……」

「笨蛋……不用道歉啦……咕噜、真好吃……啾噗、啾噜噜……」

臯月用手指抹起白濁液體,送進嘴裏、發出聲音吞下肚。

「咕呼……接著、別忘了事後清理……」

「啥?清理?」

臯月才剛說完,就仔細舔掉黏在肉棒上的精液、舔乾淨,這就是事後口交。

「啊嗯……姆……啾噗……啾啪啾啪、噜噜噜……」

臯月灌注愛情的溫柔舌頭,讓我再次勃起了。

「啊咿、這、這樣舔的話……」

自然碰到很敏感的地方,臯月的淫蕩口交,讓肉棒再次翹起來。

似乎知道肉棒再次充飽電了,臯月像是在挑逗似的,有時用力、有時放鬆,用不同節奏吸吮肉棒。

「啾噜噜噜噜、啾波……像這樣……把尿道剩下的精液也通通都吸出來……啾噜……」

「啊、啊、啊……對、對不起~~~!」

「有什幺好對不起的?」

臯月故意這幺問,接著一口氣刺激龜頭,打算把白濁牛奶擠出來。

「因、因爲、咿咿咿咿、我快射精了、對不起、嗚嗚嗚嗚!」

一邊呻吟,一邊對著臯月的喉嚨噴出精液。

「姆嗚嗚嗚、嗯呼、呼呼……再射多一點吧、看我的!」

舌尖刺著正在射精的尿道口,要我噴出更多精液。然後、臯月把嘴裏的牛奶通通喝光。

「哈呼、多謝招待。嗯咕、啾噜噜……事後清理的刺激、就讓你再次射精……果然很年輕呢……」

「不、不敢當……哈哈哈……」

精液通通都被喝光,我只有乾笑的份。對于可怕的鬼教練臯月,湧現某種難以解釋的親近感。

看著真人A片上演的啦啦隊所有人,都害羞臉紅、說不出話了。

「好了、就像這樣。」

臯月滿足緩了一口氣後,重新穿好衣服。

「剛剛看到的那些,絕對不準忘記。然後照著練習!妳們如果想贏得優勝的話,這種事一定要加強練習……好了、今天就此解散!」

說完這句話後,放著我跟過度驚訝停止思考的啦啦隊成員們不管,臯月自己先回去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