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好饥渴的少妇19p【无限淫欲之冒牌大英雄】【 作者:H天龙H】【完】

精彩内容:

西門誠是一個體型癡肥,相貌猥瑣的胖子,因爲西門慶大官人和誠哥在廣大淫民心目中的影響,認識西門誠的人都戲稱他爲「誠大官人」。

  不過即使擁有西門大官人和誠哥兩位高人的名字,西門誠依舊是個沒有美女注意的胖子,終日只能沉悶與二次元當中。

  「呼!」看著電腦屏幕上的AV女優的激情表演,西門誠隨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塊破布,擦起手上殘留的精液,但就在破布碰到精液的瞬間,西門誠眼前一黑就這樣暈了過去。

  當西門誠再次睜開眼睛時,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那個如同豬窩的房間中,而他的腦海裏也多了許多原來沒有的記憶。

  原來一切都是因爲那塊破布,它的真實身份是封神時期蘇妲己爲纣王特意煉制的一件法寶,名字叫「淫欲天地」。能夠連接無數異世界,並將能夠世界中的美女催眠收服,做爲獻給纣王的性奴。

  在纣王死後,這「淫欲天地」也被人破壞,喪失了大部分神效,成爲了一張看起來破破爛爛的破布,但是終究還是靠著僅存的功效保存了下來,並最終落在了西門誠的手中,而西門誠手上的精液則成了激活經過數千年恢複的「淫欲天地」的最後一把鑰匙,將他帶到了其他的世界。

  當了解到「淫欲天地」對于美女的催眠收服作用後,西門誠也著急回去了,反而更想嘗試收服幾個異世界的美女再說。

  通過「淫欲天地」的提示,西門誠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冒牌大英雄」的小說世界當中,一想到主角田行健明明和自己一樣是個相貌不出衆的胖子,但對方卻能夠明目張膽的大開後宮,腳踏幾條船,西門誠就是一陣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將田行健的女人全部搶過來。

  正當西門誠暗自咬牙切齒時,一個美麗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西門誠一愣之後,頓時大喜不已,真是心想事成,這麽快就碰到了自己的目標,西門誠連忙追了上去。

  安蕾有些奇怪的看著眼前陌生的胖子,剛剛下班正朝家走去的她突然被對方叫住,而對方那胖胖的身影則讓她想起了某個更加猥瑣的胖子,心中的思念不由更加強烈。

  「請問你有什麽事情嗎?」雖然內心有些焦急,但安蕾依舊禮貌的問道,對方氣喘籲籲的樣子明顯是費了不少勁才追上自己,想來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說吧,但是自己的確不認識對方。

  西門誠好半天才緩過氣來,讓他這麽一個胖子跑這麽長一段路真是有點難爲他了,雖然「淫欲天地」中有強化體質的方法,但是卻需要男女歡好時産生的「淫欲能量」來換取,現在的「淫欲天地」只有最基本的催眠收服美女的能力。

  聽到安蕾的問話後,西門誠好像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有些谄媚的說道:

  「那個,你就是安蕾小姐?」

  「嗯,我就是安蕾,不知道你是?」安蕾愈發奇怪了,自己和對方的確是第一次見面,難道是認識自己親友的朋友?

  「那麽……」西門誠語氣突然一沉:「請跟我來一下吧,安蕾小姐。」說話時,藏在西門誠胸口的「淫欲天地」突然一熱。

  安蕾的雙眼瞬間變成一片茫然,呆愣的點了點頭,就這樣跟著西門誠朝旁邊偏僻的小巷走去。

  一走進小巷中,西門誠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安蕾那誘人的嬌軀,大嘴探向那嬌豔的紅唇,舌頭更是擠進安蕾的嘴中不住吞咽著安蕾的口水,並將自己的口水送進安蕾嘴中。

  被「淫欲天地」控制住的安蕾只能被動的承受著西門誠的舌吻,將對方送過來的口水一一吞下,便再也沒有反應。

  西門誠好半天才依依不舍的離開安蕾的紅唇,看到安蕾木然的表情後,淫笑著說道:「安蕾,你現在全身都是敏感帶,而且敏感度提升十倍。」頓時,安蕾的俏臉上便滿是紅暈,可愛的瓊鼻更是發出動人的呻吟,曲線玲珑的嬌軀也隨之西門誠雙手的移動而不住顫抖著,原本無神的雙眼中已經充滿情欲的火花。

  西門誠滿意的淫笑數聲,雙手用力的扯開安蕾的領口,露出裏面黑色的乳罩,然後粗魯的將乳罩往下一拉,裸露出那對渾圓飽滿的玉乳,還有那上面嫣紅的乳珠。

  西門誠大嘴一張,咬住安蕾乳尖上那嫣紅的一點,用力的吸允起來。

  「啊~」強烈的刺激從乳尖傳遍安蕾全是,而且還是放大了十倍,前所未有的感覺頓時讓安蕾嬌軀一陣,直接到達了高潮,蜜穴噴湧出大量的淫液。

  看著筒裙上不斷擴大的濕印,西門誠笑得更加邪惡了,他湊到安蕾耳邊說道:

  「安蕾,在我拍手之後,你會清醒過來,而你會記得西門誠是你剛剛認識的朋友,但卻是你最貼心的朋友,他的話不管多麽不合常理,多麽淫亂變態,你都不會有任何懷疑的完全服從。而且做爲送給新朋友的禮物,你會將自己的內衣和絲襪脫下來送給西門誠,明白了嗎?」「是……西門誠……最貼心的朋友……不會懷疑……完全服從……禮物……脫下來……「安蕾機械的點了點頭,嘴中重複著西門誠的話語。

  西門誠滿意的點了點頭,輕輕的在安蕾耳邊拍了拍手,安蕾立刻像睡醒般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當看到西門誠後,立刻嬌媚的說道:「誠哥哥,你和我一起回家吧,剛好今天是田行健的生日,我把你介紹給他認識,他一點會和你很合得來的。對了,還有給你的禮物。」那溫婉的語調,聽起來更像是在跟情人撒嬌。而說完,安蕾好像有想到了什麽一樣,自顧自的開始脫起自己身上的衣服,絲毫不擔心被隨時可能出現的路人看到,而那渾圓的玉乳,修長筆直的玉腿,晶瑩剔透的纖足,以及那乍隱乍現的蜜谷,一切的一切陡然西門誠欲血沸騰。

  當安蕾將自己脫下來的內衣內褲還有絲襪遞給西門誠時,他胯下的肉棒早已堅硬無比,在褲子上頂出一個高高的凸起。

  安蕾看到這一幕不由驚訝的叫道:「誠哥哥,你沒有事情吧?」將被淫水浸濕的內褲送到鼻前猛嗅半天的西門誠淫笑著說道:「嗯,我只是有點想尿尿而已,但偏偏周圍又沒有廁所,只能強行忍耐了。」「這怎麽可以啊?誠哥哥你這樣會憋壞身體的,就沒有其它的辦法了嗎?」安蕾一臉焦急的說道,擔心看著西門誠。

  西門誠故意沉吟片刻,隨即一副靈機一動的樣子笑著說道:「對了,讓我尿在安蕾你的肛門裏面不就好了嗎?」「我的肛門……?」安蕾聽到西門誠的話後不由一愣,但馬上便驚喜的說道:

  「對啊!我怎麽沒有想到呢?那誠哥哥你趕快把肉棒插到我的肛門裏面吧!」「在那之前,還需要安蕾你用嘴幫我潤滑一下肉棒,好方便我插進去。」說著西門誠,將肉棒一甩一甩的送到安蕾面前。

  安蕾立即跪下,伸手抓住西門誠的肉棒,毫不在意上面那讓人作嘔的腥臭,以及那幾個月都沒有清洗過的汙垢,吐出自己粉嫩的香舌仔細舔舐起肉棒上的每一道縫隙,然後將肉棒整個吞下。

  西門誠只覺得自己幸福的要哭出來了,讓安蕾這樣的大美女爲自己口交,可是以前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啊,沒想到現在居然能夠實現,西門誠覺得自己現在就算死也無憾了。

  西門誠一邊感動不已,一邊用手緊緊按住安蕾的秀發,以便讓自己的肉棒更加深入安蕾的咽喉,不一會他就感到自己的龜頭頂在了一處嫩肉上。心知頂到了喉頭的西門誠更加性奮的挺動下身,想要將肉棒完全插進安蕾的深喉中。

  小嘴被肉棒完全塞滿的安蕾露出痛苦的表情,窒息的痛苦和咽喉下意識的嘔吐感都不斷沖擊著安蕾的大腦,但是安蕾卻依舊努力吞咽著西門誠的肉棒,即使雙眼因爲窒息開始翻白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哦!射了!」在安蕾的配合下,西門誠終于在一次有力的頂撞中穿過安蕾的喉頭,將肉棒插進安蕾的喉嚨深處,那緊迫嫩滑的肉感頓時讓西門誠這個處男射了出來,而安蕾則將射出來的精液全部吞咽下去。

  當精液被安蕾吞咽幹淨後,西門誠才一臉滿足的將肉棒從安蕾嘴中抽出,而安蕾卻依舊緊緊的含著西門誠的肉棒,好像舍不得讓肉棒離開一般。當肉棒最終從嘴裏抽出時,更是發出響亮的「啵」的一聲,安蕾的嘴角還和肉棒上淫靡的連著幾絲口水。

  西門誠淫笑著捏了捏安蕾的俏臉,說道:「還不趕快轉過身去,把你的屁股翹起來,讓誠大官人我尿在裏面。」語氣滿是得意,昔日被他人取笑的外號現在變成了自豪的稱號。

  安蕾擦了擦最近殘留的精液,恭順的轉過身,將自己圓滑豐挺的翹臀高高舉起,以便西門誠將肉棒插進菊穴當中。

  安蕾順從的舉動更是讓西門誠欲火更加炙熱,原本疲軟的肉棒頓時硬了起來,西門誠淫笑著將龜頭朝安蕾緊緊閉合的菊穴插去。

  「唔~嗯~」安蕾那看上去小巧精致的菊穴逐漸被西門誠那碩大的龜頭撐開,緩緩的將西門誠那粗壯的肉棒吞進肛腸之中,而排泄之處從沒有過的怪異脹塞感,更是讓敏感無比的安蕾嬌喘連連。

  「嘶,夾得好緊啊!我的肉棒都有點疼了,安蕾你的屁眼可真是耐操啊!」終于將肉棒完全插進安蕾肛菊中的西門誠淫笑著說道,同時右手重重的拍打著那飽滿白嫩的圓臀。

  「啊~」在菊穴中的肉棒和西門誠大手拍打的雙重刺激下,安蕾嬌媚的輕哼起來,絲毫沒有反對西門誠話語的意思,反而一邊呻吟一邊催促道:「嗯~快一點~啊~啊~在我的屁眼裏~唔嗯~尿~尿出來吧~啊啊~~」淫邪的話語刺激得西門誠欲血沸騰,被肛腸包裹的肉棒好像也變得更大了,他大口的咽了口口水,淫笑道:「也是呢,那麽安蕾,接好誠大官人我的尿水吧!」話音剛落黃濁色的尿液就從馬眼飛射而出,全部都灌進安蕾的菊穴之中,沒有一絲遺漏。大量的尿液將安蕾原本平坦的小腹撐得微微鼓起,好像剛剛懷孕數月的孕婦一般。

  強烈的排泄感以及無處發泄的痛苦沖擊著安蕾的意識,使得她的俏臉一陣發白,但她依舊勉力微笑著問道:「怎麽樣誠哥哥,安蕾的屁眼舒服不舒服啊?」「嗯,安蕾你的屁眼真是太棒了,可以說是絕妙的肉便器啊!我決定了,安蕾你以後就是我專屬的精液肉便器了,我的尿水和精液就全靠安蕾你來接住了哦。」西門誠摸著安蕾被自己拍打的有些紅腫的圓臀淫笑著說道。

  「是,安蕾真是太高興了,能夠成爲誠哥哥一個人的精液肉便器,安蕾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安蕾露出一張幸福無比的笑臉,雙眼更是誇張的流出眼淚,顯然是喜極而泣。

  看著安蕾完全違反常識的舉動,西門誠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起來,真想再一次在這個美麗誘人的嬌軀上發泄一下,不過想到以後的機會還有很多,西門誠強自按捺下欲火,淫笑著說道:「那麽精液肉便器安蕾,把你的屁眼夾緊,大官人我要吧肉棒抽出來,可不要讓屁眼裏面的尿水也跟著流出來哦。」「是,精液肉便器安蕾知道了。」說著,安蕾便小心翼翼的夾緊臀瓣。

  西門誠只覺得肛腸中的肉棒受到了更大的擠壓,爽的他幾乎哼哼起來,不過他還是依依不舍的將肉棒從安蕾的肛菊中抽了出來。隨著肉棒的抽出,原本嬌小粉嫩的菊穴形成一個銅錢大小的圓洞,雖然安蕾拼命夾緊雙臀,但是總有一些尿液從肛菊當中跑出。

  看到安蕾不斷努力卻總是無法徹底合攏肛菊,著急的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西門誠淫笑著拿出一個跟細細的電動按摩棒說道:「嘿嘿,沒辦法了,既然肉便器安蕾你這麽努力,大官人我就幫你一把好了。」說完,西門誠就將手上的電動按摩棒一下子插進安蕾的菊穴之中。

  「啊~謝謝誠~唔呃呃呃~~」安蕾感謝的話還沒有說完,後半句就已經完全跑調,原來是西門誠惡作劇般的突然將電動按摩棒的開關開到了最大,強烈的刺激一下子就擊垮了安蕾的意識,只剩下無盡的情欲充斥著大腦。

  西門誠一把抱住軟倒的安蕾,肥肥的大手探進衣領大開的制服中,淫笑著說道:「我們走吧安蕾,你的好姐妹們可都在等著你哦。」市區中一座優雅的小樓中,幾位異常美麗的女子正忙著布置著整間房間的裝飾,似乎在准備一個溫馨的宴會。

  「海倫,那個死胖子現在在哪?不會突然跑回來吧?」開口說話的金發美女名叫瑪格麗特,是大名鼎鼎的軍神黑斯廷斯的外孫女,只不過被人稱爲魔女的她,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爲丈夫准備生日驚喜的妻子罷了。

  「現在他正陪著妮娅和美朵在外面逛街,下午5 點前是絕對不會回來的。」而回答她的則是勒雷聯邦第一美女,曾經的著名節目主持人海倫,正一臉微笑的將彩燈挂在牆壁上。

  「哼,真是便宜了那個胖子了,居然有兩位大美女陪著他一起逛街。」說話滿是酸味的是勒雷的天才年輕研究員米蘭,她正一臉憤憤的將手上的裝飾重重的的仍在桌子上。

  「輕點米蘭,桌子都要被你弄壞了。」成熟穩重的薩勒加軍花,性感迷人的方香溫和的勸著吃醋的米蘭。

  「其實你只是在生氣爲什麽不是你去陪胖子上街吧?對不對米蘭?」調笑米蘭的是加查林貴族,原神話軍團的第一美女邦妮,渾身散發著高貴氣息的她,一舉一動都是那麽優雅大氣,讓人羨慕。

  「呵呵,邦妮結局你就放過米蘭吧?誰讓她和我們的運氣這麽差猜拳輸掉了呢?」在場的最後一位美女笑著說道。

  「好你個奧黛麗!你忘了以前你做走私船長的時候,是誰幫你提升艦船性能的嗎?」米蘭張牙舞爪的朝奧黛麗撲去,兩女頓時笑鬧在一起,連裝飾也顧不上了。

  「真是的,你們兩個不要鬧了,在這樣下去,時間可就不夠了,還不趕快過來幫忙!」幾女當中年紀最大性格最穩重的方香不得不大聲喝道,制止兩女的不務正業。

  笑鬧中的米蘭和奧黛麗吐了吐舌頭,連忙繼續手上的工作。

  房間中的六女再加上剛剛提到的妮娅和美朵,還有安蕾都是那位胖子田行健的妻子,如此豔福實在是羨煞旁人。

  瑪格麗特擡起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锺,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語道:「安蕾已經下班很久了,怎麽還沒有回來呢?」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瑪格麗特連忙走了過去,一邊打開房門一邊笑著說道:「一定是安蕾回來了。」出現在門口的的確是安蕾的身影,但瑪格麗特看到的場景卻讓她有些錯愕,但隨即就釋然的笑道:「我就說安蕾你怎麽回來的這麽晚,原來是帶朋友過來了啊。快點進來吧,把你的朋友也介紹給我們認識一下。」說著瑪格麗特就側過身,恰好讓房間裏的其他幾女看到門口的安蕾。

  只見一直溫柔恬靜的安蕾此刻如同一個妖媚淫亂的蕩婦一般,幾乎完全將身子挂在一個陌生的胖子身上,修長筆直的雙腿緊緊的夾住對方的大腿,不住來回摩擦著,將對方的褲子用自己不斷湧出的淫液打濕。

  飽滿挺拔的酥胸在胖子的狼爪下肆無忌憚的變化著各種形狀,而那鮮紅迷人的紅唇則忙著和那個胖子舌吻,完全顧不上和瑪格麗特等人說話。

  如此淫亂不合常理的畫面似乎讓房間裏的衆女失去了反應,但片刻之後她們就如同平常一樣笑了起來,成熟穩重的方香首先說道:「安蕾還不趕快讓客人進來,不要一個人獨自享用,其他的姐妹們可是也很期待客人的大肉棒的啊!」清脆悅耳的聲音中沒有一絲迷茫,但那淫亂的話語卻讓門口的胖子露出詭異的微笑,他就這樣抱住安蕾走了進來,笑著說道:「在下西門誠,是安蕾的朋友,能夠認識各位美女真是太榮幸了。」瑪格麗特最先行動起來,她媚笑著直接脫下裙下的內褲,然後靠到西門誠懷裏,手上拿著剛剛從身上脫下的內褲,將其遞到西門誠嘴邊,還帶著美人體溫的內褲仿佛傳出一陣陣清香,讓西門誠狂嗅不已。

  方香和米蘭等幾女也紛紛脫下直接身上的內褲,動作間不時閃現的蜜處讓西門誠看得目眩神迷,直咽口水。

  當一件件剛剛還穿在美人身上的內褲被遞到自己面前後,西門誠淫笑著說道:

  「既然大家這麽熱情,我也稍微給點回禮好了。」說著,西門誠拿起旁邊一個不知道做什麽用的臉盆,將其放在地上,然後抱起安蕾將她的兩條腿大大分開,右手在安蕾的菊穴將電動按摩棒猛地一抽。

  只聽安蕾一聲嬌呼,伴隨著一陣淅瀝瀝的聲音,一股黃白交雜的液體從安蕾的菊穴中噴湧而出,落到了地上的臉盆裏,直到快要將臉盆裝滿,才不見有液體繼續流出。

  西門誠淫笑著抱住渾身發軟的安蕾,對著瑪格麗特幾女笑眯眯的猥瑣說道:

  「來來來,請嘗嘗用在線尿水和精液混合特制的飲料,而且還經過了安蕾肛腸的加熱,味道絕對一流啊!」衆女好奇的湊上前,拿起了酒杯,紛紛從盆裏舀起了那混濁的液體,毫不猶豫的喝了下去,然後一臉滿足的歎息起來。

  西門誠淫笑著看著瑪格麗特幾女一臉滿足的享用著自己尿液的樣子,西門誠內心當中的欲望更加膨脹起來,與懷裏的「淫欲天地」一起變得更加熾熱。

  「咕咚咕咚……」瑪格麗特一口氣將被子中的尿水喝幹淨,俏臉上湧現出迷人的桃紅,滿是情欲的雙眼癡迷的看著西門誠,恨不得整個人都融進西門誠的身體一般。

  而其他幾女也如同瑪格麗特一般,好像喝醉了一樣,一副春情勃發的樣子,一個個都饑渴的望向西門誠。

  西門誠毫不客氣的將瑪格麗特性感的嬌軀摟在懷中,一邊盡情感受著那曼妙的各種突起,一邊淫笑著說道:「你們是在爲田行健那家夥准備生日宴會吧?」「嗯,沒有錯,誠哥哥你有什麽建議嗎?」臉色绯紅的方香勉強說道,成熟豐滿的身軀正不住顫抖著,嬌豔欲滴的俏臉讓人直咽口水。

  西門誠貪婪的掃視著方香那仿佛熟透的可以滴出蜜汁的胴體,好半天才吞著口水說道:「嗯,我倒是有些想法,一定可以讓這個生日宴會成爲田行健一生最難忘的回憶的,嘿嘿。」伴隨著西門誠猥瑣的消失,他懷裏的瑪格麗特妖媚的說道:「那就拜托誠哥哥你來安排喽,瑪格麗特我一定會完全聽從誠哥哥的吩咐的,不管什麽事情都一樣哦。」「你這該死的小妖精,居然敢調戲誠大官人,看大官人我怎麽懲罰你!」西門誠再也按捺不住,胯下早已堅硬無比的肉棒被他從褲子中的束縛中解放出來,插進瑪格麗特那濕淋淋的蜜穴之中。

  「啊~好深~更多~再更多的懲罰瑪格麗特吧~」瑪格麗特嬌吟一聲,配合著西門誠的抽插扭動起纖細的腰肢,而旁邊方香和米蘭等人也俏臉通紅的靠了過來,淫靡宴會的前奏正式開始……在烈日的照耀下,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正提著一大堆東西在街上行走著,也不知道是他太胖了,還是東西太多了,胖子一邊走一邊像死狗一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好不容易走到一處樹蔭下,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不顧自己的形象,一邊喘氣一邊自言自語道:「妮娅也真是的,買了這麽多東西,結果自己卻先跑回去了,害的胖爺我提著這麽多東西走這麽遠的路,要是影響到我完美的身材就不妙了。」說著,胖子自戀的看了看自己突出來的肚子,沒有錯這個胖子就是享盡齊人之福的田行健,原本正和妮娅、美朵兩女逛街的他,卻在妮娅接了一個電話後被兩女抛下,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提著妮娅買下來的各種服飾物品。

  「好你個妮娅,居然敢這樣調戲胖爺我,晚上一定要好好懲罰一下你這個小妮子,讓你起不了床。」一想到妮娅走時那得意的壞笑,田行健就是一陣咬牙切齒,想象著回到家後該用什麽樣的香豔刑法懲罰妮娅。

  意淫了好半天,田行健還是無奈的提起物品,頂著炎炎烈日朝家走去,終于在自己被徹底曬黑之前來到了家門口。

  田行健將東西往地上一扔,沖著房間裏面大聲喊道:「妮娅、美朵、瑪格麗特,我回來了,趕快過來幫忙拿東西啊!」很快,房門就被人從裏面打開,但是看到的情景卻讓田行健徹底愣住了。

  出現在他面前的正是瑪格麗特、方香、邦妮、妮娅四女,不知道爲什麽她們四個身上正穿著勒雷聯邦的正式軍服,顯得有些小的制服將幾位美女豐滿挺拔的翹乳襯得曲線更加誘人,薄薄的衣料上面那兩顆明顯的凸起更是讓人無比眼饞,顯然制服裏面並沒有穿戴內衣。

  而真正糖田行健愣住的是在衆女上半身整齊的制服下,是一個個赤裸雪白性感誘人的大屁股,修長健美的玉腿,渾圓飽滿的圓臀,還有那神秘的蜜處,都清晰的展現在田行健眼前,整個下半身僅僅只有腳上穿著一雙高跟鞋外,再也沒有任何衣物遮掩。

  而在那一條條雪白的大腿上有著一層田行健十分熟悉的淫靡閃光,一陣怪異的腥臭味更是證明了他的推測,那正是男人的精液。

  爲什麽瑪格麗特她們會打扮的這樣淫亂,而且腿上還有著男人的精液,看樣子好像還非常的新鮮,難道……田行健愣愣的張大嘴,心中感到一陣不安和疑惑,但卻被心中突然湧起的情欲徹底淹沒,看著瑪格麗特幾女那淫靡至極的裝扮,田行健的肉棒將自己的褲子撐起一個大大的帳篷。

  看著田行健目瞪口呆的狼狽樣,瑪格麗特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後走上前,故意用自己赤裸的美臀隔著一層褲子碰了碰田行健那怒挺的肉棒,在田行健下意識的想要保住自己時,卻猛地走開,媚笑著說道:「怎麽樣胖子,人家和香姐她們打扮好看嗎?」「好看好看,當然好看了。尤其是那雪白的大屁股,把胖爺我的眼睛都閃花了。」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田行健立刻恢複了平常的猥瑣本色,打蛇隨棍上的說道,一邊說一邊還伸手抓向離自己最近的方香的大腿。

  「好了,有什麽話進去再說吧,站在這裏有點不方便。」方香紅著臉避開田行健的大手,朝房間裏走去,衆女也緊隨其後,只剩下田行健一個人爲自己的失手而哀聲歎氣,只能跟在衆女身後走進房間中,只是剛剛指尖碰到的那若有若無的滑膩感覺讓他有些在意。

  當田行健走進房間中後,才發現裏面一片昏暗,在蠟燭的照明下呈現出一種暧昧的氛圍,瑪格麗特和方香幾女正坐在擺滿食物的桌子旁等著自己。更讓田行健鼻血直冒的是,瑪格麗特她們坐在椅子上後,居然將自己的雙腿大大分開,直接將自己的蜜穴暴露出來,而在那粉紅色的蜜谷中,一根粗大的電動按摩棒正在劇烈的震動著。

  「唔哈~怎麽~唔~胖子你~嗯~今天總是呆頭呆腦的~唔~好好笑啊~」瑪格麗特俏臉暈紅,斷斷續續的話語中不時夾雜幾聲呻吟,胯下的蜜處不斷湧出的淫液更是打濕了座椅。

  瑪格麗特的呻吟驚醒了沉迷于美景的田行健,他猥瑣的笑了笑說道:「還不是瑪格麗特你今天的打扮這麽漂亮,把我的魂都給勾走了。」一邊說著,田行健一邊伸手朝瑪格麗特抓去,想將其抱在懷中。

  誰知瑪格麗特卻伸手攔住田行健嬌聲說道:「別鬧了,還不趕快坐好,今天的生日宴會你可是主角啊!」田行健只能郁悶的坐在椅子上,同時心中暗自奇怪,主角什麽時候這麽聽話,連觸手可及的豆腐都不吃了。

  只見田行健像個猴子一樣在自己的座位上抓耳撓腮,左顧右盼,雙眼在瑪格麗特、方香、邦妮還有妮娅的蜜處間來回掃視,一副恨不得沖上去卻又不敢的樣子,那坐立不安的模樣實在惹人發笑。

  而瑪格麗特和方香幾女好像完全忘記了這場生日宴會的真正主角田行健,自顧自的談笑起來,軟軟的笑聲中不時夾雜著幾聲呻吟,塞著電動按摩棒的蜜穴更是決堤般瘋狂的噴湧著淫液,然後順著雪白的大腿滑落到腳上的高跟鞋中,最終順著腳趾流到地面,片刻間就形成一片小小的水窪。

  卻見一直笑著的瑪格麗特好像有些餓了一般,從桌子上拿起一片面包,卻並沒有直接吃下去,反而是將面包放在方香的蜜穴前,任憑湧出的淫液沾滿面包,這才滿意的將淫液面包吃了下去。

  而邦妮和妮娅也分別拿起酒杯湊到對方的胯下,接上滿滿一杯的淫液後一飲而盡,然後也學著瑪格麗特吃起了淫液面包。

  如此淫靡的場景,讓自稱是「色狼中的色狼」的田行健也目瞪口呆,胯下的肉棒更是變得堅挺無比,但是只能看不能吃的現狀簡直要讓他發瘋。

  仿佛嫌刺激還不夠一樣,吃完淫液面包的瑪格麗特對著欲火狂燒的田行健微微一笑,伸手拿起桌子上的遙控器按了下去,頓時周圍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九個寬大的屏幕,每個屏幕上都有一個看不清臉的胖子和一位美女性交的畫面,而那些美女的面容赫然正是瑪格麗特、方香、邦妮、妮娅還有一直不見人影的安蕾海倫等人。

  被充斥在耳邊的嬌喘呻吟刺激著,眼中更是被屏幕上白花花的肉體所吸引的田行健並沒有注意到畫面中看不見臉的胖子與自己體型的微妙不同,現在的他只想著如何在眼前這些真正的美女身上發現自己的欲火,但他卻覺得自己好像被綁在椅子上一般無論如何都站不起來。

  瑪格麗特媚笑著看著如同被束縛的瘋牛一樣不斷扭動掙紮的田行健,修長健美的玉腿輕輕擡起,沾滿白濁色液體的粉嫩玉足觸碰著田行健的肉棒,媚惑的說道:「胖子,想要我嗎?」田行健早就充血怒挺的肉棒哪裏還經得起瑪格麗特纖細精致玉足的挑逗,居然猛地一震射了出來。

  濃稠的精液飛射到數米的高空然後灑落下來,瑪格麗特的玉足,大腿,俏臉甚至秀發是上都沾上了落下來的精液。

  瑪格麗特用手指輕輕將臉上的精液刮起,然後送進嘴中,妩媚的吮吸起自己的手指,同時繼續用腳趾挑逗著田行健射精後依舊堅挺的肉棒。

  田行健原本就胖胖的臉因爲充血顯得更加肥胖,只顧盯著瑪格麗特的蜜處的他連話都顧不上說,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氣著,看起來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一般。

  瑪格麗特嬌小起來,兩只潔白如玉的蓮足不住的套弄著田行健的肉棒,每每當滑嫩的腳心摩擦龜頭時,田行健就會再次低吼著射精,短短幾分锺就已經射了好幾次,遠遠超過一般人該有的量,但是田行健的肉棒依舊沒有軟下來的迹象。

  仿佛受到場上空氣的刺激一般,旁邊的方香、邦妮還有妮娅叁女紛紛將手伸到自己的胯下,抓住蜜穴中的電動按摩棒開始自慰起來,胸前的扣子也被解開,將豐挺飽滿的酥胸裸露出來,用手不住揉捏著。

  渾身沾滿精液的瑪格麗特一邊繼續用玉足玩弄著田行健的肉棒,一邊用誘惑的語調說道:「想和我做愛嗎?想插爛我的騷穴嗎?想在我的子宮裏面射滿你的精液嗎?」每說一句,田行健的肉棒便不受控制的射一次精液,等到瑪格麗特說完,田行健已經又射了叁次,他才木然的張開嘴嘶啞的說道:「想……」聽到田行健的回答後,瑪格麗特笑得更甜了,她將以及完全被精液覆蓋的蓮足收回,看著雙目通紅的田行健媚笑道:「那麽告訴我田行健,你希望自己的妻子成爲千人騎萬人壓的淫娃蕩婦,淫亂下賤的妓女,任人玩弄的精液廁所,給你帶上無數綠帽子的騷母狗。」「我的妻子……成爲千人騎萬人壓的淫娃蕩婦,淫亂下賤的妓女,任人玩弄的精液廁所,給我帶上無數綠帽子的騷母狗。」直接田行健一字不漏的將瑪格麗特的話語重複了一遍,下流淫賤的言詞卻讓其中之一的主角瑪格麗特嬌小起來,當聽完田行健重複的言詞後,她滿意的點了點頭,手指輕輕一彈。

  田行健原本充血的雙眼頓時變得清明起來,而胯下的肉棒也隨之軟了下來,沒有了剛剛瘋牛一樣氣勢的田行健猥瑣的笑了笑,疑惑的問道:「瑪格麗特,我們剛剛說到哪裏了?」瑪格麗特好像知道田行健會這麽問一樣,微笑著說道:「我們剛剛說到你想看我和香姐她們被別的男人大肉棒肏幹,而我們幾個在陌生人的肉棒下嬌喘呻吟的畫面呢。」「啊,對,的確是這樣沒有錯,不過可惜現在沒有別的男人,看不到你們幾個被男人的大肉棒插滿身上所有的洞真是太遺憾了。」田行健隨即一副無比失望的樣子,看來真的是非常想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其他男人肏幹的畫面。

  「這可不一定哦,安蕾、米蘭還有海倫幾個可是專門爲你准備特殊的表演哦!

  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瑪格麗特壞笑著眨了眨眼睛,神秘的說道。

  「特殊表演?到底在哪?」田行健性奮的說道,周圍淫亂屏幕中的畫面和方香幾女的淫靡自慰似乎都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瑪格麗特笑著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個鈴铛,輕輕搖了起來,隨著清脆的鈴聲響起,房間昏暗的燭光和屏幕全部都熄滅下來,只剩下客廳右側的一個小小舞台上還亮著些許微光。

  突然,在一陣淫靡的呻吟聲中,幾名身穿薄紗舞衣,臉上帶著面紗的女子出現在了微弱燈光下的舞台上,性感迷人的胴體在輕薄紗衣和昏暗的燈光下顯得若隱若現,分外誘人。豐滿挺拔的玉乳將搖搖欲墜的布料高高撐起,嫣紅的乳尖和神秘的蜜谷上挂著兩個大小不一的金鈴,隨著身體的擺動發出悅耳的鈴聲。

  雖然臉上帶著面紗,但田行健依舊通過那熟悉的誘人曲線認出了跳舞舞女的身份,當先領舞的正是自己的親梅竹馬安蕾。

  淫靡的嬌喘,昏暗的光線,此刻的安蕾仿佛是性愛女神的化身,一颦一笑,一舉一動,都在向四周散播著赤裸裸的性欲,凹凸有致的嬌軀如同勾魂的死神將男人的魂魄全部都吸引過來。嬌軀的每一次扭動都讓田行健用力的吞咽著自己的口水,雙眼射出饑渴的綠光。

  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淫靡誘惑安蕾的田行健完全舍不得挪開自己的眼睛,胯下原本軟趴趴的肉棒似乎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翩翩起舞的安蕾好像注意到田行健的視線,嬌媚靈動的俏臉露出一絲玩味的微笑,整個人突然緩緩跪坐在地上,雙腿大大的分開,使得雙腿間那誘人的蜜處暴露在田行健視線中,僅僅只有一對金鈴勉強遮掩著。

  而上半身則微微向後傾斜,使得原本就豐滿挺拔的玉乳更加突起,薄薄的紗衣都被撐得看起來要裂開一般,乳尖的兩點嫣紅愈發挺立起來。

  旁邊伴舞的海倫和米蘭則分別拿起一個瓶子,將瓶子裏面的液體緩緩倒在安蕾身上,粘稠白濁的液體很快就流遍安蕾的全身,薄紗織成的舞衣頓時被浸透緊貼在肌膚上,看起來幾乎變得和透明一樣。同時陣陣刺鼻的腥臭味傳到田行健的鼻子裏,毫無疑問,這和瑪格麗特等人大腿上一樣,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一想到自己的妻子身上滿是其他男人的精液,田行健就覺得自己的肉棒硬的發疼,一種背德的刺激感讓田行健整個人都性奮起來。

  一旁的瑪格麗特看到田行健性奮難耐的樣子,嘴角微微一翹,湊到田行健耳邊低聲說道:「胖子你就這麽喜歡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其他男人肏嗎?這麽想讓我們幾個變成下流放蕩的淫婦,淫亂的妓女,然後給你帶上無數的綠帽子嗎?」正目不轉睛盯著安蕾的田行健聽到瑪格麗特的低語後立刻不假思索的說道:

  「當然了,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別的男人肏上幾百上千次,將他們的精液灌進你們的小嘴、屁眼和騷穴裏,甚至就連子宮也被灌的滿滿的。讓你們每天都挺著滿是精液的大肚子,在我的面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被我發現後,一邊開心的講述自己被別的男人輪奸時的場景,一邊自慰。只要一想到你們變成公共精液廁所的樣子,就讓我的肉棒硬的想射出來啊!」聽到田行健毫不猶豫的話語後,瑪格麗特笑得愈發開心,她子按錯輕聲說道:

  「那麽請安心吧,胖子你的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哦。」隨著瑪格麗特的話語落下,一個比田行健還要肥胖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舞台上面,胯下那碩大挺直的肉棒毫無疑問說明對方是個男性。

  在自己妻子爲自己舉辦的私人淫靡宴會上突然出現別的男人,無論是誰都會感到震驚和憤怒,但是田行健卻十分誇張的站起來,一副驚喜十足的樣子,完全沒有生氣。

  只見田行健驚喜的看向瑪格麗特問道:「這是你們准備的嗎?爲了讓我看到你們被其他男人肏幹而特意安排的嗎?」瑪格麗特笑著搖了搖頭,指了指常識突然出現的胖男人,膩聲說道:「這都是誠哥哥的安排哦,他說田行健你一定會喜歡的。真是的,我也想被誠哥哥的大肉棒肏啊!安蕾真是讓人羨慕啊!」說到最後,瑪格麗特話語中已經滿是嫉妒和羨慕,卻不是對田行健,而是對台上的西門誠發出的。一邊說,瑪格麗特的手指一邊伸到自己的胯下。

  田行健好像沒有注意到瑪格麗特話語中的冷淡和疏遠,他只是無比性奮的看著舞台上發生的一切。

  只見渾身都是精液的安蕾被其余四女擡了起來,將濕淋淋的蜜穴對准了西門誠堅硬直挺的肉棒,然後猛地松手,使得肉棒一下子就完全被蜜穴吞入。

  「啊~」安蕾只來得及浪叫一聲,西門誠的肉棒就已經順勢頂進了她的子宮當中,重重的撞擊著裏面的子宮壁。

  強烈的刺激使得安蕾一下子昏了過去,而西門誠完全不在意安蕾是否清醒,兩手按住安蕾的纖腰,就這樣不住挺動起來,然後抱起安蕾朝田行健這裏走來,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大堆的淫液。

  當西門誠走到田行健身前不遠時,他懷裏的安蕾已經被肏暈肏醒好幾回了,原本明亮的雙眼此時不住的上翻,紅唇見不住的往外溢出泡沫,一副快要死掉的悲催模樣,但西門誠依舊毫不留情的繼續肏幹著安蕾的蜜穴。

  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其他男人肏的口吐白沫這樣誇張的場面,田行健心滿意足的向西門誠道謝道:「多謝西門兄弟你幫胖子我完成了心願,狠狠地肏翻看這幾個賤貨的騷穴,從現在起她們就是西門兄弟你的性奴隸了。無論兄弟你想怎麽玩弄她們都沒有問題,只要西門兄弟你將她們調教成最下賤的精液廁所,公衆肉便器,離不開男人肉棒的美女犬,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西門誠又重重的頂了幾下安蕾的子宮,在安蕾無意識的呻吟後,才淫笑著說道:「行健兄弟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你的老婆都變成每個男人心中的極品性奴的,隨時隨地都可以肏幹的精液肉便器的。對了,其實我覺得夫人們很適合去做AV女優,而且不是那種看起來假假的,而是將真正發生的拍下來那樣。」「對啊,西門兄弟你說的太好了,我怎麽沒有想到。」田行健一臉佩服的說道,然後又猥瑣的說道,「我們還可以控制基因,讓她們只能生下女兒,從小就按照性奴隸培養,等到長大後就可以來個母女系列了,嘿嘿。」「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行健兄弟你真是說到我心裏去了,那就按照行健兄弟的建議,讓這幾只母狗不斷的生下小母狗,培養出更多肉便器。當然了,還要拜托行健兄弟爲這幾只母狗提供精子懷孕才行啊。」西門誠也是一臉性奮的說道。

  「哦,我一定會多多提供精液,讓安蕾她們都懷上我的孩子的,然後調教的事情就交給西門兄弟你了。」田行健誠懇的說道。

  「就全部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將行健兄弟你的妻子和女兒都調教成最淫蕩下賤的性奴隸肉便器的,嘿嘿。」「嘿嘿。」

  兩個胖子一起猥瑣的笑了起來,任誰也想不到其中一個的妻子們正要被調教成淫亂放蕩的性奴隸。

  在這詭異淫靡的氣氛下,暫時停止的淫亂宴會再一次開始了,而原來的主角田行健早已被衆女抛在腦後,圍繞在西門誠身旁渴求著一次又一次高潮,而西門誠懷裏的「淫欲天地」則仿佛變強般愈發炙熱……



【完】


  字節26540

好饥渴的少妇19p